闪文书库 - 武侠修真 - 仙笼在线阅读 - 第四百六十章 折服芳心、阴塔结束

第四百六十章 折服芳心、阴塔结束

        洞窟当中,魂丹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长舒一口气,他沉吟片刻,忽地就撤掉了包裹魂丹的死焰,轻轻一挥手,这颗魂丹便轻轻一晃,飘到了他的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他直接用阴神抓取,魂丹都是半点异样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惊喜的呼喝声,猛地就在余列的身旁响起:“这老贼,终于是死了!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那桂叶落,她目光喜悦的盯着余列手中的魂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长达三个月的炼化过程中,桂叶落中途就已经苏醒。只不过余列和井木老道之间的争斗,并没有她的什么事情,她便只是在一边旁观着,并打磨自己的阴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桂叶落,她的道行是为一百二十年,境界为七品上位,且在灵桂药效和阴魂塔的加持下,她真气的火候沉淀,属于是立马就可以着手进行筑基的程度了,比之寻常的七品上位更要强横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听见女道的欣喜声,缓缓的点头,口中道:“这颗魂丹内外,都已经是被我的死焰灼烧了千百遍,再无一丝异样,那老家伙应当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桂叶落也是松了口气,出声:“还好还好。看来这老家伙,刚开始是还想着和余兄你谈判,没有自爆魂丹,后期又被余兄你炼化的差不多,没有能力自爆……若非如此,它想要拉你我陪葬,你我可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道目光晶亮的盯着井木老道的魂丹,还兴奋的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此獠在烧死后,它的魂丹也是机缘巧合的留下了,而没有破裂掉。如此一来,有此魂丹在手,余兄你出阴魂塔后,当是彻底的不必怕那斗木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桂叶落的角度,余列现如今阴神已经筑基,已经算是实打实的筑基中人,又有魂丹在手,当是可以发挥出半个丹成中人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斗木獬再是奸诈强横,可只要一日没有丹成,余列便一日不用太怕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余列听着女道的欢喜声,他却是暗暗皱起了眉头,心间嘀咕着:“我以死焰消磨那老东西的丹气,即便他的魂丹留下,但是因为丹气损耗的缘故,魂丹也应当枯竭,甚至是跌落品级才对……为何此物现在还是一副光洁完好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闪烁,内心提防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余列的面上却是没有流露出丝毫,反而也是露出了笑容,乐呵呵的说:“桂道友谬赞了,不过区区一颗死物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和女道寒暄片刻,又皱起眉头,叹息着说:“话说桂道友那颗灵桂,原本的药力还剩下颇不少。贫道是大算等道友你醒来,再渡入给你,让你进行筑基。可万万没想到,这老家伙如此难缠,竟然逼得我将灵桂剩下的药力也消耗掉了。若不是四周源源不断的魂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列叹息着,面露愧疚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株丹成灵桂,其价值当是和衔日金焰属于同一流,甚至单论对于结丹的影响,可能还远远超过衔日金焰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余列的衔日金焰虽然神奇,也具备先天之性,可它却不能提升余列丹成时的品级。

        桂叶落面上的喜色也是一收,露出了怅然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说她不心疼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骗鬼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月桂之灵可以说是她手中最大的底蕴了,如今就这样损耗掉了,其前途都可以说就此变得渺茫,今后能不能丹成都是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桂叶落倒也没想着去责怪余列,她在昏死的那一刹那,就已经对损失月桂,甚至是沦为老道重活的工具,有了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仅仅失去月桂,性命却是完好,且修为猛地跨过了一大截,只差筑基,已经是所有情况当中最好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月桂虽然失去,但是两人又得到了一颗魂丹。

        桂叶落目光闪烁,她望了那魂丹几眼,深吸一口气,却是压下了心间的贪念,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余兄说笑了,今日之事,还得桂某多谢余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吞吞吐吐着:“只希望……只希望余兄今日在巢中,多多庇护妾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语着,女道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变得柔和,与平常模样截然不同,自称用语都从桂某变成了“妾身”二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瞧着她这般,目光微怔,不由的就想到了在筑基时的荒唐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他熟稔的一口就应下,并且低头看着手中的这颗魂丹,深吸一口气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桂道友且放心,贫道用了你的一株丹成灵物,自然就得还你一株。此魂丹,不该我所有,而该你所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桂道友一愣,呆呆的看着余列,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余列笑吟吟的看着她,又点点头,示意她并没听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余、余兄,此话怎、怎讲?”桂叶落的声音一时间磕磕绊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平息好一会儿的心神后,才低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万不要拿此等事情来作试探,今日能够活命,还增长一些道行,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妾身绝无和你争宝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列洒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看着此女发颤的躯体,其阴神直接上前数步,干脆的就将此女给相拥而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非是试探,而是投我以琼瑶,报之以琼琚,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列主动就将魂丹递给对方,让对方握持一番,以证明自己确实不是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桂叶落瞪大了眼睛,小心翼翼的将那魂丹给抓到了手中,她又听余列细细安抚解释了一番,心神彻底的安定下来,信了余列口中所讲。

        骤然间,丹成之物失而复得,虽然从可助丹成上品的月桂,变成了一颗魂丹,价值略有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其带给桂叶落的惊喜,是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月桂一物,主要作用是作为筑基灵根和筑基后的药物使用,平常顶多可以让她发挥出可媲美筑基的法力。而一颗完整的魂丹,其落在她手中,即便是以筑基以下的法力催动,也能发挥出远超月桂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她筑基,直接就相当于半个假丹强者,对于道途的帮助莫大,今后也是必定可以丹成,至少能得一颗假丹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种种,让本就和余列关系甚好,且还发生过旖旎之事的桂叶落,心神都软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恍惚的想到:“除却老祖宗之外,即便是我父我母……世间何曾有人如此大方待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严格说来,当初她家老祖宗之所以帮她寻来丹成灵物,其原因也并非是纯粹喜爱她,而是恰好她体质特殊,且爹娘贵为筑基中人,又双双为家族战死,如此她才得到了这一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月桂之灵种植在她的体内,她除了欣喜之外,更有浓浓的压力和恐惧,随时担心可能会被老祖宗挖出月桂之灵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年前,桂叶落之所以要急着逃出桃州,除了是老祖宗阵亡,族中无有庇护了,更是担忧族内长老等人挖了她的月桂,或是送她出去给人作为炉鼎使用,这才不得不出逃。

        桂叶落心神恍惚之间,忽地又收到了余列的传音,她回过神来,没有半分的迟疑,便将拿在手中的魂丹,又交给了余列,口上还说着:

        “妾身尚未筑基,此丹还是先交给余郎你保管,等出塔后,余郎你再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列面色如常,一口就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因为魂丹落在桂叶落的手中后,余列心间的那点警惕又浓郁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将神识团团裹在魂丹上,阴神双眼也是紧盯着,却半点端倪都发现不了,但是余列相信直觉,认定了这魂丹上肯定还有老东西后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物暂时不可炼化,必须出关后,再经处理一番!

        因此他才传音给桂叶落,又主动索要此丹,决定等出关后最后炮制一番,再将魂丹交给桂叶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情况,也是让余列再次感叹:“区区一阴神丹成的老东西,便如此的难杀,不知那些更加强大的丹成中人,甚至是传闻中的丹成上品之人,又是如何的难敌、难解!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间感慨着,余列又不动声色的和桂叶落闲聊,两人刷刷的又将目光看向洞窟中源源不断出现的魂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数个月过去,阴魂塔的试炼依旧没有结束,两人还可以在塔中再捞取一些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余列现在阴神筑基,且死焰更进一步,塔中的这些魂怪对于他而言,便如粮草一般,轻易就可以杀之炼油,然而携带出阴魂塔,可不能放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的,桂叶落在一旁掠阵,余列释放出了五色毒光,安静的盘膝坐着,继续炼化魂怪。

        犹如潮水一般的拘灵怪们,继续成千上万的涌入洞窟,死不旋踵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场景,自然也是引得了阴魂塔中其余人员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三个月前,其他道吏们就发现了魂怪的异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本是惶恐无比,担心魂潮会席卷四方,将他们淘汰出塔,甚至是伤及阴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等到后来,随着魂怪的数量逐层减少,道吏们又是一个个的欢喜不已。不少人还大着胆子,跑到了原本被拘灵怪盘踞的地方,捡拾得到了不少灵物,甚至是传承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阴魂塔第三层,又有不少上位道吏追溯着魂怪动向,来到了坐化洞窟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瞧见魂怪竟然是前仆后继,不断的涌入洞口中,未曾再走出一只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就好似洞中有巨兽,在大口大口的吞吃着,吓得他们是面色惶恐,纷纷退避三舍,不敢再在洞窟四周逗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上位道吏一边在三层寻觅宝物,一边苦苦熬着时间,警惕着余列所在的洞窟。只要洞窟中的“怪物”走出,他们宁肯放弃试炼,也要脱离阴魂塔保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继续的流逝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井木老道一事结束后,阴魂塔中便再无其他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安静的盘坐在洞窟中积攒魂油,桂叶落则是偶尔就会潜出洞窟,寻觅一番其他灵物,若是懒得出洞,她便是待在洞中和余列鏖炼,相互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无比熟悉后,桂叶落几次三番的欲言又止,终于是有一日,忍不住的问余列,问他将魂丹交出后,自己又该如何去面对那斗木獬的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略沉吟,想着两人的交情都经受过丹成灵物的考验,也就没怎么隐瞒,将自己的肉身已经筑基,以及打算脱离巡查司的事情,都告知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我阴神也筑基,待出塔后,便可尝试开辟紫府。到时候紫府一开,我之地位更重,或可蒙受白巢道师的青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谈论着,还笑声道:“况且魂丹在桂道友手中,莫非贫道就借用不得了么?此物给你给我,又有何区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桂叶落阴神微红,只得低声道:“那么余郎近些年,或许就得和我双栖双宿,好长时间都走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列瞧着此女低头羞怯,妥妥一副小女子的模样,目光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此女可是道师后裔,阴神又能得月桂寄托,资质定是顶尖,再加上其性情也坚韧,颇是给了他一种类似紫师、佘双白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等人物,即便现在的修行慢于他,但今后指不定还会先他一步丹成,甚至是丹成上品!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有朝一日能如此,他余列今日和此女缔结了善缘,将来必定能收获更大的果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摩挲着自己的下巴:“或许此番阴魂塔,除去筑基之外。相比于魂丹,能机缘巧合之下‘俘获’此女,才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根据道书上所写的,打从筑基开始,道人的修行便不再是彻底的只争朝夕,而是可以从容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开立了紫府的筑基上士,其须得好好经营紫府,多多埋下种子,以期收获,在有关道侣仙缘方面,更是得早早就有所图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对于真正的道士而言,今日我渡你,他日你渡我,乃是经常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数月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半年期限的到来,整个阴魂塔中的环境变得越发恶劣,火焰寒风相互交织,一步步的收缩着道吏们的活动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阴魂塔本身也是开始溃散,或者说关闭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层的道吏们率先熬不住,统统被淘汰出塔;接着便是第二层,第三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余列两人身处于阴魂塔三层的正中央,一直等到整个阴魂塔都化作虚无,他们的阴神方才隐没,也消失在了塔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试炼结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