闪文书库 - 武侠修真 - 仙笼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三才合一、死焰灵根

第四百五十八章 三才合一、死焰灵根

        第459章三才合一死焰灵根

        桂叶落享受着余列筑基的泽润,顿觉快意无比,惊喜连连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女一时间都忘了,此她的修为现在之所以能够精进的如此之快,其实是在消耗着她最珍贵的丹成灵物――月桂之灵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不多时,当修为稳定在了一百二十年道行时,因为缺乏筑基灵物,桂叶落道行的增长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股股的灵力,却是还在不断涌入她的阴神当中,让她情难自禁,还想要继续往前跨进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如此巨量的灵力,终归是超过了她目前所能够承受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轰的一声,桂叶落刚刚苏醒不久的神智,便在巨量的灵力冲击下,昏死过去,彻底的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还在不断的炼化着丹成灵桂,他从灵桂身上所获得灵力,同样是超过了他的想象,也远远超过了阴神筑基所需要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和桂叶落不同,如此巨量的灵力涌入他的阴神中,立刻就被炼化在余列阴神中的衔日金焰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在他的脑海中,有日、月、星三者,同时升起,交相辉映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最强大的一轮,便是灵桂所化作的圆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轮圆月在星宿宝图的镇压下,无法在余列的阴神中掀起翻天覆地的变化,且另外一点金灿灿的日影,不断的将圆月之光摄取过去,变作成为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机缘巧合之下,余列的筑基同时引动了灵桂、金焰、星宿宝图三者的共鸣,三者之间的气机,意外的相互克制约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导致余列意外的发现,他的阴神筑基竟然出现了三种选择,能让他自己选择究竟以何物作为阴神灵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根者,关乎着道人生养真气、吞吐天地之灵机的途径,至关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列又惊又喜,他脑海中翻腾:“本以为我今日以灵桂为筑基药物,灵根便和它挂钩了,现在看来,也不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思索着,他首先就将那星宿宝图给排除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此图作为灵根,极有可能凝结出星光类的灵根,到时候他就能摄食星光,以之转化为体内的法力,即便灵气枯竭,只需沐浴一番星光,就能复苏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种灵根颇是实用,不管是斗法,还是平日里的修炼,都能让他远胜其余道人,毕竟星光无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问题就是,星宿宝图只不过是个六品法器,即便它距离五品只差一步,可终归是差着那么一步。而将灵桂炼入其中,也仅仅是有可能将之提升为丹成法宝,并不一定能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排除掉以星宿宝图立下灵根后,余列颇是纠结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究竟是应该以衔日金焰作为灵根,还是应该以丹成灵桂作为灵根,前者或可得到一方火性灵根,后者当是会得到和太阴月华相关的灵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衔日金焰跟随余列多年,且屡次发挥大作用,从感情上,选择此物最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跟脚也不低,乃是源自于衔尾蛇一族的伴生火焰,后续应该能继续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是,此焰目前终归还是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的话,余列老早就会考虑以金焰作为阴神灵根。并且金焰只擅长克制鬼类,无法克制其他,连煞气都无法焚烧,使用途径也过于单一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观月桂之灵,此物乃是货真价实的丹成灵物,还能增加丹成上品的几率,选择此物绝对不会有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偏偏的,此物来的过于突然,余列此前所有修炼的法术功法,都和太阴之道没有半毛钱关系,若是他从此往后转修太阴道路,适不适合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纠结了好一阵子后,余列心间轻叹:“若是有法子,能让此三者之好处,得兼与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他心中一动,一方秘法从他的记忆中升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秘法名为“伏火法”,是当初他进行逐日追风之变时,所采用的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伏火之法的来源,乃是山海界中以修炼火种为根的道脉,彼辈以捕捉天地间强大的火种为己用,灵根也正是一味味强大的火种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彼辈最大的追求,并非是以天地间自然的火种为主,而是采集各种火种,相互熔炼,养育出独属于其自身的本命灵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因为衔日金焰在筑基以后就可能不适用的缘故,特意研读过这一方道脉的典籍,算是初涉熔炼之理,也打算等筑基过后,就寻觅一下其他的火种,想办法将衔日金焰再晋升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伏火秘法在他的脑中翻滚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瞬间就激动起来:“若是以金焰为主,将那月桂、星宿宝图,统统炼化,是否就能三者得兼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念头跳出,他的思路顿时就畅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说,衔日金焰之来源,乃是日光;灵桂之来源,乃是月光;宝图之来源,乃是星光。此日月星三者,其实本就是一体,只不过或近或远罢了,归根结底,也都是星辰燃烧之光焰。特别是那月光,其只不过是日光之伴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轰的!以金焰为主,将三者熔炼一番的想法,在余列脑海中愈发的旺盛,让他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筑基关乎决定着今后的道途,一旦铸造好了灵根,便再难更改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又担心起来,他胡乱尝试,会给自己挖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激动中,他强行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了一番,发现自己其实除了选择尝试一番之外,并无第二个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不要忘了,就在星宿宝图之外,还有着一方强敌盘桓。

        井木老道随时可能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余列按部就班的筑基,且成功了,但以他阴神刚刚筑基的程度,其法力再是高深、根基再是扎实,也不会是一具丹成阴神老鬼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他如果冒险一番,以金焰去熔炼另外两者,若有所得,便可能让金焰的威力更上一层,不再是只能针对七品鬼物,而很可能对七品以上的存在也有所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或许是他唯一的生路!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余列思量清楚,他望着阴神当中的“日月星”三者,杂念顿时消失,不再有所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他要动手时,他“环顾”自己的阴神当中,发现阴神体内早已是四处火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衔日金焰因为老早就被彻底炼化了的缘故,和余列本为一体,其本不甘心余列的阴神被月光和星光侵蚀,即便威能不足,也还是席卷四方,企图将那月光和星光统统烧融驱逐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甚好!”余列大笑着:“汝之心意,正是我之心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笑声一落,原本尚且安定的日月星三者,猛地就相互盘旋起来,余列所有的真气都涌入了向代表衔日金焰的火团。

        滋滋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弥漫在他阴神当中的月光、星光,统统的都变作成为了金焰的养料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彻底放开了管制的金焰,其胃口之贪婪,也是出乎了余列意料,他仅仅引导着这颗火种往熔炼蜕变的方向走去,它就将整颗月桂都点燃了,火焰也弥漫到了外界的星宿宝图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紧接着,让余列惊喜的一幕也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是金灿灿的火种,颜色忽地泛白,沦为了白金色,真个开始了变化。等沦为白金色之后不多久,它又因为吞食了星宿宝图当中的幽幽星光,颜色泛紫泛蓝,变得有些邪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没有完,囚禁在余列两人周身的丹气,也是被金焰波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凝重不可摧的丹气,此刻竟然也是被它吞入了丝丝,各种颜色交杂,使得衔日金焰彻底的不复金灿灿之色,变得灰扑扑,光色黯淡。

        衔日金焰的外表虽然黯淡了,可是内里所迸发出的灵力,却是让余列振奋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惊喜的观摩着:“好、好、好!月光、星光、鬼魂丹气,此三者都能吞吃,不知你究竟能蜕变到何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咔咔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余列期待的目光中,那丹成灵物月桂居然率先承受不住,被彻底炼化了,一点玄妙无比的气息,也是从它的体内飞出,被摄入到了衔日金焰内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玄妙气息,更是让余列惊讶:“这是,先天之气耶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衔日金焰之所以能轻易的烧炼魂魄,还能修复余列的魂魄,让他不惧神魂攻击,其靠的便是此火种乃是先天火种,具备了一丝先天之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桂叶落的这一株灵桂,当中居然也存在着一点先天之性,虽然份量同样很渺小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好生回忆了一番,确定灵桂破碎的那一刹那,所释放的异样,就和他当初获得火种时的感觉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时明悟过来:“难怪桂叶落说,持此灵桂,她筑基无忧,若是能够开辟紫府,丹成上品的概率至少是三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先天之性,其本就和上三品金丹、元神仙人息息相关,独属于彼辈,连仙人们的法宝也因此被称作是先天之宝。

        衔日金焰得此先天之性,其内在彻底的发生了变化,威力也是猛窜一大截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它还只是一丝一丝的吞食着余列体内体外月光、星光、丹气,现在则是大口大口的吞食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的阴神也是越发剧烈的沸腾,他的头脑放空,灰蒙蒙,虚无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虚无当中,一点颜色无法形容,勉强能名之为“灰色”的光点,猛地爆发燃起,将他的阴神点燃,散发出了一股永恒燃烧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欣赏着阴神当中迸发的这点灰色火焰,仿佛欣赏着世间之大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股冰冷的感悟,也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灰色火焰,正是衔日金焰熔炼其他两种灵物之后,所蜕变而成的火焰,是一味先天之性更胜从前的火种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的,这点灰色的火焰也正是余列铸造而成的阴神灵根。

        靠着这一味灵根,余列可以吞吐世间的日光、月光、星光、阴气、尸气,死气种种,甚至包括一些煞气,统统都能被他吸食炼化,作为体内的真气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似乎因为灰焰的前身,癫狂龙焰、衔日金焰两者,其虽然源自于日光,但却都是死寂破灭之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光、星光两者也是阴冷的,鬼魂阴气等物更是阴寒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这味蜕变而成的火种,丝毫没有火焰之炙热,反而比之从前更加阴寒,燃烧中透露着一股死寂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时间都怀疑,若是以蜕变后的火种去炼丹炼药,恐怕是灵药难成,毒药立就。

        稍微感悟了一番,余列在心间默默想到: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焰的颜色灰黯,性质又阴冷,取名为鬼焰、冷焰、阴焰等,似乎过于寻常了,不如名之为‘死焰’一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焰”二字刚在他的心间浮现,囚禁着他和桂叶落的丹气牢笼,恰好也被“死焰”烧出了空隙,呼呼漏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列猛地回过神来,他抬头看向四周,目中惊喜更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连丹气都能吞吃!果然,选择以金焰作为蜕变之基,是一大正确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蜷缩在魂丹当中的井木老道,因为在外的丹气损耗过度,它猛地惊醒,神识犹如触手一般,向着四方弥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还以为是又有贼子闯入了洞窟中,疑惑着阴魂塔外的道人降临来拿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神识一扫,它发现居然是被囚禁在它“腹中”的小小贼子,自行的打破了囚笼。

        井木老道惊愕无比,它直愣愣的盯着余列蜕变过后的阴神看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你这厮,筑基了?这怎么可能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獠压根就不理解,为何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、如此短暂的时间中,余列敢筑基,且筑基成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让它惊疑的是,余列甫一筑基,竟然就能打散它的丹气,其究竟是筑基成功,还是结丹成功??

        漏风的丹气囚笼中,余列见井木老道已经醒来,他也就不再掩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如何不可能!”余列长啸着,以此宣泄阴神成功筑基的快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并大声笑骂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东西,看戏看够了没?若非有你的逼迫,贫道怎能得此大机缘,得立上等灵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井木老道听见余列肆意的笑声,以及话中的戏谑,它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。